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网上画廊

  • 刮水
  • 更新日期:2013-11-02 11:20:31 来源:曹州书画网 作者:佚名
    更多
  • 刮水
     
    儿歌曰:四月里,旱天长,地里麦苗发了黄,他大爷,他大娘,捆个水筲绳子长,顶着日头刮水忙;一刮刮了三天半,一浇浇了三亩半,拉断了绳子三根半,刮坏了水筲三个半,刮的老天开了脸,一场雨下了三天半。
     
    每逢旱季,农家人便把所有能提水的工具都拿了出来,力争让庄稼喝足水,多打几斗粮食。
    地头上的垄沟里,来了水,水不大,不能自流灌溉。咋办?拿来铁锨,将地头处的垄沟挖深,将水引过来。用结实绳子绑上水筲,一筲筲地往地里刮水。木水桶、铁水桶都行,拿来,底、上各绑上绳子,多绑几道,绑紧了。打上扣,一边引出两根绳,留出两个绳头,两个汉子赤着脚、叉开双腿、站在水坑两边,双手紧握绳子,一块用力,将水从坑里提出,再一起用劲,把水倒进自家地里。如此往复,水就源源不断地从坑里被提到地里去了。
    刮水是比较原始的提水方式,讲究的是两人之间的配合默契,步调一致,效率就高。否则,就容易耽误工夫。两个人刮一天,不过浇二亩地。想想看,那种两人头顶烈日、脚踩稀泥、头戴草帽、肩搭毛巾、齐心合力、一上一下的劳动场面,还是蛮有意思的。
    这活很累,站得久了,还有蚊虫叮咬,还要防止水蛭吸血,经验丰富的汉子,刮会儿水,就会挪挪脚丫子,低头看看脚上是否有东西(主要看是否有水蛭吸附在上,若发现,要抓紧将其拽出来。如钻得深了,据说要用鞋底狠命地打,等它觉得疼了,就会往外钻)。
    浇大块土地,耗时费力,两个人往往受不了,要几个人倒换着干。人都不是铁打的,困了累了,要吸袋烟,喘口气。要吃饭,要睡觉。浇小块菜地,两个人就很轻松,一垄菜畦子,水在里面游龙似的游走,一会就到了头。
    我小时候,家北多河沟。夏天,我们看中了其中一段水沟,觉得里面有鱼。就拿来铁锨,挖泥,打起坝子,将这方水塘围起来。然后,拿了水筲,绑起来,学着大人的样子,一筲筲地刮水,等刮干了,就看见大大小小的鱼儿露着身子在泥里打滚,我们就等着拾干鱼了。每次或多或少,没放过空。逮了鱼,我们就按人头分,多点少点,没人在乎。分不了的,就拿到集市上卖。
    那时,人是多么盼望有抽水机呀。现在,抽水机有了,浇水浇地方便了,可人们的不满足却有增无减、日甚一日了。
    图 王世会 文 孔伟健
    01.jpg
 发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
版权所有:曹州书画网  中国信息产业部备案证号:苏ICP备13051788号-1
主办:曹州书画报 菏泽学院美术系联合主办  电话:15269099877  客服QQ:397364171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