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泰山系日月 书画传深情
  • 更新日期:2013-12-11 16:23:57 来源:曹州书画网 作者:佚名
    更多
  •  

    泰山系日月    书画传深情
    ——台湾文化艺术交流记行
    吕福隆
    岁在癸巳,二月之初,应台湾友人邀请,由北京中国书画艺术院组织的赴台文化艺术交流活动如期进行。于是,我们一行五人趁着夜色登上飞往台北桃园机场的飞机。在我们通过长长的登机通道走到舱门时,迎面看到的是两位美丽而面带微笑的空姐在迎宾,她们分别操着“国语”道:“欢迎乘坐本次航班”,“谢谢”,“小妹妹请注意安全哟,谢谢”等业务术语并向舱内引导着旅客。就在我们坐下后不到半个小时飞机就起飞了,等飞机平飞之后,我便压着激动的心情做闭目养神状,但大脑却不停地飞转着------ 台湾到底是什么样子,和想象中的有什么不一样?郑成功、施琅、刘铭传、丘逢甲、刘永福、蒋氏父子、张学良、邓丽君、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等历代台湾名人反复充斥着大脑,不得片刻休闲。
    台湾——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让我既感到亲切又感到陌生,复杂的心情难以言表。由于历史原因,使大陆与台湾虽为同胞,但彼此间的了解却不多。今天能来到祖国的宝岛进行艺术交流,作为一名书法人能为促进两岸和平的发展做出自己绵薄之力,应是份内之事责无旁贷。在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平稳飞行之后,安全地降落在祖国的宝岛——台北的桃园机场。
    当我们一行办完入境手续步出机场大厅,就远远的看见有人举着写有我们团队名字的牌子,在迎接我们。我们快步上前,迎接我们的朋友见状也快步迎来,就像被人强行拆散的一奶同胞,虽然六十余年未曾谋面,但却是心心相印的两兄弟,相互拥抱在一起,相互寒暄着。其场景引起周围的行人驻足观看,有的朋友还拿起相机拍照,此情此景,感人至深。之后,我们一行在台湾朋友的带领下前往宾馆,安排住宿后又陪我们吃夜宵,而后道别。而我们却在宾馆的院子里散步,吸允着台北的新鲜空气,好久,好久。
    第二天一大早就起床,推窗远眺,天蓝山秀,时有浮云漂游在山腰之间,宛如一幅画卷;举目平视,高楼林立,101大楼如一把利剑,直刺九天之上;俯瞰台北市井,街道纵横,市容非常洁净,机动车和行人井然有序,所居房间虽离大道不算太远,却没有听到喧杂的人声和机动车的喇叭声。后来在台湾八天的时间里,无论在台北还是在嘉义,都没有听到一声喇叭声,没有见到一个闯红灯的,不论车辆和行人在何种状况下都是秩序井然。扪心自问:是不是台湾太小,交通秩序比好治理?还是人的素质所致?“中国式过马路”又折射出大陆是否缺少些什么?
    按行程安排,上午参观台北故宫博物院,在车上,台北的朋友就台北故宫做一简单介绍:在上世纪的1948年,蒋介石先生撤离大陆时将北京故宫珍藏的历史文物约六十余万件精品运至台北,凿洞而藏。包括众所周知的《快雪时晴帖》,《祭侄文稿》,《富春山居图》,《寒食帖》《清明上河图》等等,不胜枚举。今天的故宫即在藏宝洞穴旁兴建的,平时展出两千余件藏品,定时轮换续展。
    进入故宫的大门后,便不由自主的被游人推着向前走,有好多耳熟能详的名碑名画,这次无缘得以相见。在书画展厅见到的是明代祝允明长卷,在长卷面前也仅仅是浏览了一过,再想看第二眼时,身体已被后面的人推了出去。院方为了方便更多的人对于书画进行更深层了解,专门开辟了多媒体模拟室,将王羲之、张择端、苏轼、黄公望、祝允明、董其昌等历代名字画制作成动漫模式,让作品可大可小,也可在屏上临写该作品,令我们有着一种全新的感觉,遗憾的是一行人当中竟然没有一个会玩的。“玉白菜”仅看一眼,“猪肉石”根本就没有看见,咳!好不容易来一趟,如进入深山探宝,与宝却擦肩而过,岂不是一件憾事。在台北故宫用“游人如织”“摩肩接踵”是十分贴切。就这样的状态下的两个多小时的参观,一直在“摩肩接踵”地被人拥着走,直至走到大门的平台上。
    台湾历来被外强所掠,自从蒋介石先生接管以来,从文化入手,普及中华传统文化,提倡儒学,而后发展经济,使台湾在世界的地位大有提高。据了解,现在台湾人可分为三种:其一,由福建历代移至本地的移民,被称为当地人,他们大多在台中以南地区,现为台湾社会主流之一。其二,蒋介石撤离大陆时所带来的“国军”官兵和他们的家眷,被称为外乡人。主要生活在台中以北地区,人数略次于当地人。其三,当地的原住人,生活在山区。如果我们外族人称谓他们为“蕃”或“高山族”,都是没礼貌的说法,大陆目前的说法还改不过来,而你用“土著”来称谓他们则更是无礼,在台湾早已称他们为“原住民”,现在生活在山里的人已经不太多了。原住民能歌善舞,所以演艺圈里非常多,徐若瑄、罗志祥、阿妹等等都是,光是一部《海角七号》里就有范逸臣、梁文音、民雄等都是原住民。随着时代的变迁,整个社会已经把他们在融为一体了,但是在政治上却还不一样的,有绿、蓝之分,南、北之分。
    在台湾全岛所使用的汉字,是繁体字,读书时,书向右翻。包括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在台湾都可以得以体现,这些都是蒋先生之功。在台湾,当我们漫步在每座所去过城市的街道,不自觉地就被路两旁的招牌所吸引。看着那些带有颜体书法味道的字体倍感亲切,而且还看到宋体和仿宋体所题写的招牌,这些招牌大部分按照传统书法中规中矩,非常认真,而以颜体书法所题写的牌匾居多,这可能是为颜真卿的人品、气节、学养和忠诚感召所至吧。
    书画对于大陆和台湾来说,虽为同宗,但是两岸的书法却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台湾的书画依然按照中国传统的书法之路行走,在台湾基本上没有看到创新的作品。在大陆则不然,提倡书画应“尊重传统”,但要“在传统的基础上创新”,说起创新,说实话,谈何容易。但是“新”是一定要创的,因为中国书、画的发展就要创新,所以,创新之路就是发展之路。
    在台期间,我们听说有一位百岁老书法家张光宾先生年已过百仍挥毫不辍,是一位受人尊敬的老人。我们决定前去拜望,经联系,张光老身体偶有不适,不方便探视,我们只好作罢。当地朋友小徐告诉我们,他有张光老的影像光盘可以欣赏到老人的风采。当我们把光盘看完后,心情特激动,老吕即兴口占两首以记:
    题张光宾先生书法
    其一                        其二
    光老写楷小如蝇               耄耋老人胆气冲
    笔墨精到老更成。             起伏跌宕亦从容。
    都云功夫在字外,             笔落墨动惊神鬼,
    绝知此事要躬行。             焉知此老百岁翁?
    光老为台湾著名老书法家,四体皆擅。今虽已百岁,仍挥毫不辍。在其言谈话语中无不对中华文化和中国书法表现出极度的崇拜和喜爱,“活到老学到老”是他的座右铭。与光老相比,我们就是“八、九点钟的太阳”,弘扬中国书法的重任,舍我辈其谁也。
    在飞机上,邻座的朋友曾说:来到台湾不去日月潭上泛舟,不去阿里山寻觅阿里山的姑娘,应是件遗憾的事情。然而活动的主办方早已为我们安排好了,所以,我们应该对他们道声谢谢!这次安排我们一行前往台中、南投、嘉义以及沿途景点三日游,并由高振中先生和小李陪同前往,借以放松一下这几天忙碌而紧张的活动。高兄振中原籍是安徽合肥周边地区,至于是何处他已经记不得了,而外祖父则是徐州的丰县人,来台前曾是丰县的县长。噫!太巧啦,我们俩的外祖父竟然同是丰邑人,呵!真是缘分啊。这缘分令我们这对相隔海峡两岸的兄弟在此时聚首,真是天意。
    我们在车上一边欣赏着车窗外面的景色,一边聊着天,好不惬意。午饭后我们离开中台禅寺前往日月潭,当中巴车行驶到高速口时,司机老王对我们说:“我让你们看一碟片,在大陆你们是看不到的。”“好啊!谢谢您。”“不要客气,我的老家在东北,辽宁。听父亲说:是他的爷爷从山东逃荒到东北的,和老吕还是同乡呢。”我说:“我们又是缘分。哈哈!”片子放的是《世纪张学良》,看到张将军的坎坷人生,令人痛惜、惋惜。
    素有宝岛明珠之称的日月潭,在南投县的正东方略微偏南。日月潭的名气在世界上非常大,景色异常优美。其地环湖皆山,湖水澄碧,湖中有天然小岛浮现,圆若明珠,形成“青山拥碧水,明潭抱绿珠”的美丽景观。难怪蒋介石先生携夫人每年都来此避暑。日月潭景区不算太大,但其景色实在是太美了。天是那么蓝,山是那么秀,水是那么清,泛舟潭中,远处景物尽收眼底,在此长住焉有不长寿之理。游日月潭,除却心灵的洗礼之外,阿婆的茶鸡蛋已品尝,阿妹的歌声却没听够。                                    
    当我们赶到嘉义县时天已完全黑下来了,入住下来,简单吃过饭,回到宾馆喝了一会茶,聊了一会天,因明天要去阿里山,需要养精蓄锐,所以就各自回房间休息。高兄却跑到我的房间里聊起天来,边喝茶边聊天,在台湾“瘾君子”们唯有一憾,那就是在全台湾所有的宾馆在房间里是不准抽烟的,所以在所有房间里都没有烟灰缸,实在不行我们就到“化妆间”里去过过瘾,我们就这样品着茶聊着天,当他看到我的眼皮在打架,方告辞。是缘分所系,情义所致也。
    在前往阿里山的车上,耳边隐约又听到了邓丽君的《高山青》,“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呀,阿里山的小伙壮如山”。之前,在大陆所听到如邓丽君、高胜美、奚秀兰、韩宝仪等人唱的《高山青》和在阿里山当地所听到的《高山青》其感觉那是完全不一样的。其实,在阿里山游玩除了欣赏阿里山的风光之外,阿里山的小火车亦是闻名遐迩的,也是日本侵略和掠夺我们宝岛资源的有力的证据,我们没有乘座,只是怀着复杂的心情从阿里山的小火车站旁走了过去,去寻觅传说中的“神木”——桧树。此树在台湾属于名贵树种,和大陆的檀木、黄花梨、红豆杉等同。同时也在寻觅着阿里山的姑娘,沿途见过两三个穿着少数民族服饰的当地人,都以为是原住民,经探寻方知是表演节目的。当我们失望的时候老高说:“就在前面不远处有一专门营销灵芝的市场,到了那儿就有了。”说话不大一会就看见前面路边有一大片茅草房,走近才知道是一市场,是经销灵芝的市场。我们下车在大门口就看见了两个男孩和两个女孩在跳着舞,而伴舞的音乐正是《高山青》,老高说:“这几个就是原住人”。看着他们跳舞,听着“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阿里山的小伙壮如山”的歌声,越看越感觉歌词里写的和现实中不一样,咳!不一样就不一样吧,艺术永远是高于生活的。        
    在返回台北市的路上,小李为了缓解我们旅途劳累,给我们讲起了台湾名人的轶事。其中,我们耳熟能详并由邓丽君、费玉清等众歌星演唱的《绿岛小夜曲》就是其中的一段。绿岛是位于台东市东方约33公里的太平洋上,,由于它孤悬海外,地形险要,国民党撤退台湾后,在绿岛专门修建了关押政治犯的监狱。传说《绿岛小夜曲》的词、曲作者是关押在绿岛的“政治犯”所写,其实不是。事实上,《绿岛小夜曲》作词者潘英杰和作曲者周蓝萍两人一起到台湾,进入中广电台工作。该歌曲是潘英杰一个晚上写出歌词后,天明就找周蓝萍谱曲,曲成交由紫薇(胡以衡)首唱。《绿岛小夜曲》的词、曲作者本意将绿岛喻为台湾岛,歌曲诞生于1954年仲夏之夜。小李绘声绘色的演讲,给我们带来阵阵掌声和笑声。笑声之后想起了:读万卷书之后,万里路一定要走,两者皆不可或缺。
    时光荏苒,光阴匆匆,短短八天的两岸书画艺术交流活动行程已近尾声。晚上台湾的朋友设宴为我们送行,席间,主办方对从大陆来的书法家在这短暂几天里给宝岛带来艺术的饕餮大餐深表感谢,并邀请我们在冬天的适当时候再次来台。我们对于主办方的盛情款待致意答谢,诚邀在今年内适当的机会到大陆进行书画艺术交流,彼此之间流露出依依不舍和相见恨晚的情景。不知哪位突然诵唱起王勃“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诗来,将整个席间的气氛推向高潮,大家相互推杯换盏,觥筹交错,正如赵统斌兄所言:“把盏畅抒胸中意,酒满肠胃话满桌”,而不知宴会结束于何时。
    吃过早餐,还是由高兄振中代表主办方送我们一行人到桃园机场。下车之后大家相互拥抱,依依话别。最后在高兄等朋友们的目送下,我们缓缓地步入候机大厅······、
     
     
    癸巳初夏上浣于省斋
 发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
版权所有:曹州书画网  中国信息产业部备案证号:苏ICP备13051788号-1
主办:曹州书画报 菏泽学院美术系联合主办  电话:15269099877  客服QQ:397364171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修正!